您现在的位置:第一时间 > 证券理财  > 中国银行业发生大地震!中小银行,扛不住了,高管纷纷离职!
中国银行业发生大地震!中小银行,扛不住了,高管纷纷离职!
作者:佚名  出处:鸡毛信  时间:2016-09-14 13:27:17  评论
整个中国上市银行中,去年一年离职行长、高管超过50人,有银行更是出现了员工排队辞职的盛况。这都是前所未有的现象,在银行工作一直都是人们心中的“金饭碗”,但今天

前天,宇宙第一大行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正式离职!10年辉煌宣告谢幕,所有银行人向姜行长致敬!



文:奔跑吧,琪哥   个人微信:yao493741294

来源:鸣金网(微信ID:mingjin-wang)


再见了,工行时代



工行,宇宙第一大行!姜建清董事长掌舵的16年,工行从低潮到鼎沸再走向衰落!在2016年第一季度工商银行跌破了拨备覆盖率的监管红线,仅为141.21%,为五大行中最低。


2010年工行净利润增速高达28.3%,弹指5年,惊天变化。2015年工行净利润增速仅剩0.48%,5年间暴跌了98.3%,令人震惊。2016年前3个月工行不良贷款已升至2046.59亿!


工行的轨迹也正是代表了整个中国银行业,从低潮到鼎沸再到今天的日子难过、行长出走,2016年第一季度,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已升至2.1万亿,总体不良贷款率突破2%生死线,拉响警报! 


行长走人,员工离职



银行离职潮,工行也没有躲过,2016年3月末,工行20年老将军电子银行部总经理侯本旗离职、产品创新部总经理薛鸿健相继离职,带走的可是工行的“命脉业务”!


整个中国上市银行中,去年一年离职行长、高管超过50人,有银行更是出现了员工排队辞职的盛况。这都是前所未有的现象,在银行工作一直都是人们心中的“金饭碗”,但今天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近日某股份银行,公布实情,一年200多个中高层走人!不良贷款蚕食奖金,一行长因一笔不良贷款,季度奖全部扣光,毅然回家带娃。更有一位离职行长直言:与其等待银行主动淘汰的尴尬,还不如提前走人!


中小银行,扛不住了



近日大连银行公布最新数据,业界一片哗然,震惊中国银行业!大连银行2015年净利润仅为1.29亿,增速暴跌73%,行长连续8个月空缺,不仅如此,大连银行的总资产也开始下降!


北京银行也是让人颤抖,2015年北京银行行长薪酬仅为46.8万,从2014年的313.76万直接砍掉266.96万,降幅高达85%!同时,兴业银行、华夏银行的行长、董事长的降薪幅度都超过了200万。


中小银行今天最危险,他们的业务是直接和互联网巨头正面杠上,五大行的根基主要是一些大业务、巨额业务,这些互联网巨头一般都不做,所以今天要打劫的,首先就是这些中小银行!


看到的,只是表象



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到底有多高,2016年银行业第一季度末不良贷款为2.1万亿,不良率为2.04%,这大大低估了银行的不良贷款,很多都是通过调胀,通过降息,通过所谓的重组,把不良贷款暂时掩盖住了。


光86家钢铁企业,负债总额3.3万亿,其中绝大部分都是银行贷款,很多钢铁企业动辄就是几百亿,甚至几千亿。2016年第一季度末银行业不良和关注类贷款合计规模已高达7万亿,而法兴指出中国银行业的不良可能达到8万亿,震惊业界!


今天银行口口声声说服务实体经济,实际上大部分都去了房地产,天量信贷资金放出后,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一点都没有缓解。实体企业融资成本甚至能高达30%,而房地产开发贷款成本却低得吓人。


银行的日子不好过啊!


延伸阅读:


震惊:这家银行一年流失200位处级以上管理层!


来源:长江商报 记者 但慧芳 


“此前所在的银行内部测算,2015年离职的处级以上管理层,大概有200人左右,而2011年以前,几乎很少有高管离开”


一向“人才济济”的银行业,正面临管理层流失的状况。  “此前所在的银行内部测算,2015年离职的处级以上管理层,大概有200人左右,而2011年以前,几乎很少有高管离开”。5月24日,在深圳某公募基金工作的前银行部门负责人李云(化名)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2016年,银行管理层离职人员队伍还会进一步加大。  5月25日,中网国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从某上市银行信用卡中心兼个人银行部副总经理岗位离职创业的沈文彬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更是直言,“跨出传统体制的原因,既有面临行业发展潜力下降趋势的判断,亦有个人职业生涯的考虑,而且银行所面临的经营考核、竞争压力也是其中的重要因素。”  此外,有资深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透露,互联网金融和资产管理公司等挖一位银行部门副总(支行行长)级别的高管,在二三线城市开价在35万到40万之间,总经理(分行行长)级别的高管年薪在60万左右,而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价格要高出40%-60%,百万年薪上下较为常见,开出的薪酬约为原岗位的一倍左右。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上市银行董(事)监(事)高(管)2015年薪酬标准发现,16家上市银行8家上市银行董事长、行长年薪降至百万以下,北京银行行长薪酬仅46.8万,降薪幅度最大高达85%,降薪最低幅度也几乎达到50%。
一大型股份制银行一年流失200位中高层
在一家大型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任职10年后,已是该行地区分行个人信用部负责人的李云,决定离开生活和工作的城市,前往深圳加入某公募基金公司。  “再往上走就是做支行行长和部门老总这一类职位,更多的是国企管理人性质的工作,而我觉得银行业扩张的黄金十年已过去,不想待在体制内等待变革。”5月25日,李云对长江商报记者回忆2015年6月离职的缘由。  在李云离开后,她发现所在的省级分行像她这一职位及以上的大概离开了10多位,与以前多跳槽至中小型股份制银行不同,同事的跳槽方向逐渐开始变为证券、小贷等行业。  李云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该行2015年全国系统内流失的中高层大概有200位左右,而在2016年,这一趋势还在延续,呈加快之势。  30岁曾是上海地区最年轻的分行副行长的沈文彬,选择在某上市银行总部信用卡中心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兼个人银行部副总经理职位上离开,创办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而跟他一起离开的还有几位银行下属。  “在外人眼里,银行管理岗位看起来是很‘高大上’的职位,但其中面临的经营考核和绩效压力,只有自己心里最清楚。”沈文彬说。  长江商报记者采访过程中,多位银行在离职人士表示,2011年以后,银行业内管理层的薪酬性价比每况愈下,到2014年银行人已经感觉到“躺着赚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在制定绩效考核和薪资标准上更为严格,来自外部的竞争压力也更为明显。  事实上,长江商报记者查询16家上市公司2015年年报统计发现,银行高管出现降薪的情况较之2014年幅度相当明显。  以银行董事长、行长年薪为标准,16家上市银行中,8家出现董事长、行长年薪降至百万以下的情况,其中降幅最大的北京银行,行长年薪由2014年的313.76万元,降至2015年的46.8万元,下降266.96万 ,降幅高达85%。降薪幅度超过200万的还有兴业银行(601166)和华夏银行(600015),其降薪额度分别高达231.8万和228.8万,降薪后行长、董事长的薪酬分别为93.6万和46.8万。  “银行分行行长一级的薪酬构成一般是60%为基础薪酬,40%根据年终考核发放。”曾为某支行行长的李隽5月27日对长江商报记者介绍。目前,他已加入互联网金融公司任副总经理。“我此前所在的分行业务以钢铁贸易为主,现在景气程度差。”
“高薪+股权”吸引人才,互金、资管等成银行高管新去向
5月底,光大银行(601818)资管部张旭阳离职,或将赴百度负责金融业务的消息,引发银行业对“高管去哪儿”的新一轮讨论热潮。  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有近40位银行高管跳出体制到外任职,而2015年底至2016年,30位银行的“董(事)监(事)高(管)”出现变动或离职,且不包括银行部门经理一级的人员。  尽管离职的高管有16位仍在传统银行体系内流动,但今年以来,建设银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黄浩离职出任蚂蚁金服副总裁,工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侯本旗离职筹备民营银行“中关村(000931)银行”等,正指向互金、资管、民营银行等成为银行高管的新去向。  事实上,在部门经理这一级别,互金资管公司挖人的情况已渐成明显趋势。沈文彬等多位互联网金融负责人告诉长江商报记者,2014年以前,加入互联网金融的多位互联网行业人士,而2015年以来,金融行业人士称为互联网金融团队的“必要构成”。“金融产品的设计、风控的把握以及金融资源等,金融人士更具专业优势。”  有资深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互联网金融和资产管理公司等挖人已形成行业“价码”。“目前银行部门副总(支行行长)级别的高管,二三线城市开价在35万到40万之间,总经理(分行行长)高管年薪在60万左右,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价格要高出40%-60%,百万年薪上下较为常见,开出的薪酬约为原岗位的一倍左右。”
除去高薪酬之外,另一重诱惑来自股权激励。  李隽对长江商报记者介绍,除了类似蚂蚁金服、百度、京东等名企可能开出的薪酬能到300-500万以外,中小型互联网金融、资管公司可能开不出更诱人的薪资,但给出的股权却是传统银行中高管最为看重的要素之一。“你自己创业,给自己打工,智力或者专业能力也能折算到一定的股权,有资源和闯劲的人自然愿意跳出来。”  而离职创业的沈文彬也是以股权吸引原银行的管理层加入。“核心团队都有股份,不然仅给薪资可能也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而且众多初创团队薪酬并不是一时就能够到位。”  多位金融行业人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类似蚂蚁金服、百度、京东等名企,挖像黄浩、侯本旗、张旭阳这样职位和级别的管理层,一般都会采取“高薪+股权”的方式。  “传统银行人既有对新金融行业的信心,又有来自实际上的既得利益,现有中高管本身还有转型需求,所以自然愿意被挖。”5月25日,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教授曹啸对长江商报记者分析。
银行人才储备暂足,金融系统“互流”将现
“银行业不会因为中高管的离职情况出现明显的影响。”近日,一位不愿具名的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银行人才储备上是充足的。”  该人士称,2005年前后银行大量的储备基础人才,而10年间都成长到足以具备传统银行业务的管理能力。  以上述一年流失200位左右中高层的银行为例,其总共员工共计50多万人,按照5%的中高层管理规模来计算,全国人才储备多达2.5万人,省级平均储备人才也高达大几百人,影响对其来说可算是微乎其微。  “对自己职业的未来规划是等待银行出现新的转机后,比如实现全牌照等,再回到系统内。”张慧这样介绍自己离职后的长期规划。“而银行显然需要进行快速的变革,希望个人在资本市场能跑赢银行变革速度。”  除了类似张慧这样计划在合适的机会“回流”的管理人员之外,沈文彬等创业高管也表示,即使未能突出创业重围,也能面临新一轮行业需求。“如果银行成立互联网金融等部门,到市场化金融领域的高管被银行‘挖回来’的情况也可能出现,我给自己3-5年的时间,哪怕出去绕一圈。”  与此同时,第二批民营银行审批开闸,也预示着银行人才更大需求缺口的出现。5月18日,重庆富民银行正式获得银监会批复筹建,成为第6家获批的民营银行,而今年全国“两会”期间,银监会主席尚福林透露,已经有12家民营银行设立申请进入论证阶段。  “银行人不再安逸于上一个班拿一个工资,在各种金融业态扩张的过程中,有人脉、资源、技术、渠道等优势的金融人才必然会受到市场追捧,一方面各机构会培养自己的人才库,另一方面也会加快人力资源的流动性,传统银行在这一过程中也会更为开放。”曹啸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


来源:综合整理自鸣金网(微信ID:mingjin-wang) 琪哥  、长江商报 但慧芳 





      声明:文章来源会员及互联网,如转载,请注明来源“第一时间”,如文章有问题,请联系我们!
发布评论  网友发言
验证码:
相关评论
共有0条记录 当前为 0/0 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未页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服务项目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支付方式 |  代理中心
客服热线:(010) 61753230-808(北京)  (021) 51272228(上海)  文明上网举报:(010) 61753230-805
第一时间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04387号-5 建议分辨率:1024X768 浏览器:IE6.0 Firefox 2.0以上